“老东莱”的“新名片”

发表时间:2020-12-17信息来源:哈尔滨市人民政府网站

东莱街派出所民警在小区巡逻防控。

老道外、老东莱,哈尔滨市内一片因火车道分割得名的老城区里有一个“74岁”的派出所,它就是成立于1946年的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东莱街派出所,它也是我国最早设立的公安派出所之一。74年来,300多项省部级荣誉,写满了东莱街派出所爱民、为民的承诺。2019年,东莱街派出所被公安部命名为全国首批“枫桥式派出所”。“百家熟”“警民鱼水情”“拒腐蚀、永不沾”三件传家宝,与“一切为了群众、一切依靠群众”的“枫桥经验”赓续传承,让“东莱”展示给了世人一张亮闪闪的名片,树起了一面鲜艳而温暖的红旗。

爱“攀交情”的东莱群众

东莱街派出所门口的旗杆下面,总有卖饮料的、卖鞋垫的、晒太阳的,甚至有老少爷们自备酒菜临时凑起的“大排档”。

在东莱街派出所辖区居民眼里,什么衙门口威严、冰冷的距离感,不存在。进进出出的一代代民警们,除了一袭警服稍微带点辨识度,其他就跟自己家人一样。20多年来,“百姓之家”的匾额不是挂在那摆样子的,而是一种宣示和招呼。

新来的民警经常碰到一些群众不乏骄傲地自报家门:“我跟你们所长、民警都非常熟,都多少年交情了。”

这样的话,还真不是东莱群众随便说的,他们或多或少总有几个派出所里的“熟人”。熟到民警由金国随便点开一条微信,传出辖区许阿姨的声音:“金国呀,有点事找你,上我家来一趟呗。”口气像在支使自己的孩子。

“我就拿他当自己儿子一样,有时候比亲儿子都好使”,张艳晶大娘脱口而出,说得副所长姜禹腼腆地笑了。去年9月,姜禹接管片区时正赶上张大娘家装修新房,儿子定居外地,老两口力不从心。姜禹放下自己也在装修的房子不管,全权当起了张大娘家的施工队长,跑前跑后忙了一个多月。

大娘钱包的第一页,放的就是姜禹的警民联系卡;已经搬迁到太平社区的赵先生,一有事还特意跑回东莱所,找熟识的民警帮忙;被物业弃管的老旧小区绿化少了、垃圾没人收了、声控灯坏了,居民不找物业,而是拿起手机就拨民警的电话。

和民警“攀交情”,在东莱社区,无论听者说者都不觉得奇怪。大家都明白,这“攀”源自真诚与信任。“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,只要找到东莱街派出所就有人管、肯帮忙,他们管惯了,我们也依赖惯了”。

东莱街派出所民警在风风雨雨中,始终把“亲民、爱民、为民”作为不变的精神追求,并在不同历史时期不断为这一精神注入新的时代内涵。在东莱辖区生活,百姓觉得平安,觉得幸福!外迁的居民不愿走,回迁的居民乐意回。居民说:“在东莱的辖区生活安稳、舒心!”

“爱管闲事”的派出所

东莱街派出所每天平均接警13至15起,但其中有效警情只占三五起,80%以上都是无效警情。

无效就可以不管?当然不是,这80%在东莱基本都能得到有效处置,“爱管闲事”的派出所就是这么叫开的。

让东莱民警们说说自己办过的案子,他们第一反应都是没啥大事,楼上楼下因为漏水噪声闹矛盾、孩子赌气离家出走、半夜醉汉打车不给钱……云淡风轻,说不说都行。

实际上,纠纷可大可小,尤其邻里间的“新仇旧恨”,处理不好就是大事。创建“枫桥式公安派出所”,东莱民警首先学的就是如何打开群众的心结。

太古小区12栋1单元8楼与9楼之间的矛盾因漏水而起。回迁房产权不清,维修单位推来推去,导致邻里关系非常紧张。新民警许春阳“百家熟”采集数据时听说了这一情况,急忙跑去解决,却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,连门都没进去。因为住9楼的大姐离婚后精神受到打击,完全封闭自我,谁也敲不开门、打不通手机。许春阳两天发了十几条短信才勉强得到面谈的回复。没想到见面更糟糕,不等查看漏水原因,大姐就抓住许春阳不放,絮絮叨叨讲述自己的遭遇。

怕刺激到她的情绪,许春阳小心翼翼地陪聊开导,唠了3个多小时,终于说服大姐同意派出所出面协调维修。

“难的还在后头呢,大姐让我全程跟着工人维修,说有警察保护安全。家具得给包好,卫生还得我打扫,说就信着我了。”许春阳笑着说。

断断续续维修了4天,他跟着干了4天力工,手里工作压了许多,只能晚上加班赶进度。累是累一些,但他说,“这不就是工作吗,咱民警干的就是这个,问题解决了矛盾自然就化解了,不上交、不激化,邻里关系和谐、辖区治安良好,咱们的工作才算做到位。”

上世纪50年代“定点服务”、60年代“四必到”、70年代“三项便民措施”、80年代“向群众报告制度”、90年代“便民服务卡”“邻里守望互助公约”,到后来的“人民调解联盟”“社会联动服务网络”等等,说东莱所有极其深厚的群众基础,这些就是缘由。

民警的角色各异多变,其实是在适应群众需求的新变化。早在几年前,东莱街派出所就开始尝试四条腿走路,由“进百家门”向“建百个群”延伸、由“窗口服务”向“网上服务”延伸、由“立足岗位服务”向“社会联动服务”延伸、由“保障经济发展”向“优化营商环境”延伸,开发拓展全方位服务的新外延、新路径。每月向街道报告、向社区通报辖区治安分析情况,进行“联勤、联动、联会、联调”;靠脚板儿“百万警进千万家”,登门入户化解矛盾;搭建人民调解联盟,划分网格,把治安防控、纠纷调处、信息搜集、服务群众全部延伸至网格中,实现多元调解、共同商讨、现场解决,大事全网联动、小事一格解决。

爱念“紧箍咒”的所长

每当带领新民警宣誓时,所长刘学钢都要叨念这句“紧箍咒”:“咱们所民警已连续56年无违法违纪、无涉黑涉恶、无违反社会公德等问题发生了,传承不是一件容易事,是比山还大的重压。”

“收钱收礼”在东莱街派出所绝对是个敏感的字眼,但不是躲闪回避的敏感,而是谨慎抗拒的敏感。所里民警不允许在辖区内饭店吃饭、唱歌、洗浴,消费也得远离东莱片区。大会小会重申新时代“八不准、四必须”刚性要求,时刻敲响警钟,督促民警过好金钱关、权力关、名利关、细节关。

“找民警办事,有送钱送礼的吗?”

“有,东莱辖区是厨具、陶瓷、皮草批发集散地,千家商户、几万人口,大事小情不少,说实话,诱惑也多。”

“那你收过礼吗?”

“没有,不敢收更不能收,送钱的安心了,收钱的再也没法安心。来这第一天我就知道,东莱所50多年的廉政纪录谁要给打破了,污点这辈子都洗不掉。”

说话的是民警崔柏松,同事们都喊他小崔,在东莱工作已近4年。处理某次治安案件,过错方包了2000元钱红包让他偏袒,小崔火了。

秉公处理后,受害方送来两条中华烟表示感谢,两次被拒之门外,最后辗转托到一个熟人。这可把小崔惹恼了,劈头盖脸一顿训:“别人不了解,你还不了解吗?这种事情在我们东莱绝对不会发生。”

协调修理五洋大厦故障电梯,鸿翔物业去了一块大心病,私下拿出5000元钱感谢小崔,依旧几次三番送不出去;鹤岗老乡来买车,找他走后门开个哈市居住证,小崔硬是没给办,让老乡走正式流程申请……

在东莱辖区,只要符合政策的事,派出所准给办,用不着花钱送人情,更用不着找关系走后门。

无儿无女的贾云苓老人,晚年生活渐渐不能自理。愁肠百转之际,户籍警崔云刚进了家门,一照顾就是好几年。老人住院,他天天送饭、喂药、聊天,直到老人安静地睡着。从来不照相的老人,一定要和崔云刚合个影。弥留之际,老人执意要把几十件不知积攒了多少年的金饰品留给他。崔云刚违反老人的意愿,把这份遗产送给了老人的一位远房亲戚。有人说他傻,他说:“我已经收下了比金子还贵重的东西。”

爱动脑筋的年轻队伍

时代变迁、人事更迭,而东莱辖区的守护者们初心不变。

东莱全所28名民警,平均年龄32岁,尤其两名副所长还不到30岁,所长刘学钢也才40出头。东莱的老牌子,在一群年轻人的守护下熠熠生辉。

不困于没有老民警带、没有大量丰富的实战经验,新一代东莱民警们执着的是“用新理念传承老基因”,以优秀传统的深厚积淀不断丰盈修正,确保自身在新形势、新环境的冲击下站稳立住。

1994年出生的民警宋维博,今年新加入东莱集体,刚巧接手了辖区发生的一起伤害案件,嫌疑人逃逸后停止使用通信设备,切断了与外界的直接联系。

预判不出活动轨迹,侦查找不准方向,一筹莫展之际,宋维博跳出常规,提议从短视频平台入手展开侦查。果然,一条刚刚发布的短视频内容暴露了嫌疑人所在位置,宋维博和同事们直奔而去,毫无悬念抓了个正着。

几个月之后,某中学一名初三女生放学后未归失联,女孩妈妈多方联系无果,夜里11点向东莱街派出所报案。借鉴上一次短视频平台破案的经验,民警们仅仅通过一个短暂登录两分钟的聊天账号,就循迹找到了女孩躲藏的位置。站在11月凌晨的寒风中,耐心开导母女二人解开心结。

思路宽、头脑活,年轻一代民警们迅速找到了在东莱工作的新“灵感”。

“人民警察,为的就是人民,没啥值得炫耀,但要说成就感,那就是听到群众发自内心的一句‘谢谢’的时候。那些瞬间让我们感觉到,自己在小我之外,还代表着东莱,代表着人民警察的形象。”

在东莱浸润过的民警,走到哪里都自信果敢、心怀热忱。

如今,三件传家宝已经升级出“讲忠诚、爱人民、守清廉、创平安”的新时代“东莱精神”,对每一个东莱人来说,东莱街派出所也不仅仅是工作的单位,更是递给世人的一张名片,亮闪闪,铿锵作响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